jessica

【赵曲】奶爸日记(孕早期)

倨傲:

确认蛐蛐怀孕后,赵医生的居家功力又翻了一倍。

早晨时分,曲筱绡和她的炸蓬发在充满豆浆香味的空气中醒来。她食欲不太好,但一旦好起来又喜欢大吃大喝,这前后差距让赵医生十分难办。

曲筱绡踢开空调被,双腿高高竖直,还没等下肢发力就被旁边躺着的赵医生用脚压住。

迷迷糊糊睁开眼睛。她不喜欢被受限制,于是开始放软声音使出绝技:“嗲赵,你的腿压得我好痛。”

赵医生对她委屈之状无动于衷:“现在是关键时期,不能任性。把你弹腿跳床的习惯改一改,我回头给你拍青瓜作为补偿。”

“拍什么青瓜,就拍你。”曲筱绡兴起,一个翻身利索就躺在赵医生身上,“黄瓜哪里有荤食好吃,不过我也不介意瓜炒肉片,尤其是爆炒的那种。”

赵医生知道她恶趣味发作,但是又不敢乱动她,只好把赵母摆出来镇场:“我妈昨天刚说要节制,怎么这会儿你就忘了。为了这个小东西,你我只能委屈一下,到时候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。”

曲筱绡咬唇,学了赵医生的坏笑:“好呀,都这么折腾我,别怪我那时心狠手辣。”

赵医生只当她刀子嘴豆腐心,可谁想等孩子呱呱落地后真如曲筱绡所言:当赵医生洗好澡以为蛐蛐会乖乖等他的时候,结果蛐蛐却把孩子弄醒,大小孩子一块闹腾;当赵医生半夜值班回来,一身疲乏刚要睡下时却被蛐蛐扰身不已,刚要成事孩子又开始饿得哭闹。

整整持续大半个月,赵医生的帅发都开始蔫了。不过这些都是后话,暂且不提。

吃过早饭,赵医生日常上班,而曲筱绡仍在家里待着。曲爸下达了圣旨说不许她奔波劳累,另外安排了很多新人手在公司帮她打理。可曲筱绡不傻,安插那么多人手分了她一堆公司做主权,这种安排多没意思。

把腿搭在茶桌上,随意翻过几页工商管理类书籍,曲筱绡就自动侧倒在沙发上了。

没有客户,没有来电,没有零食,没有酒吧。

曲筱绡开始在五美聊天群里刷图。

樊胜美首先回复:能不能照顾低薪群众,我流量也是要钱买的

邱莹莹:没事儿樊姐,屏蔽她。

曲筱绡:〔黑人问号脸????〕

估摸着群里的人都笑个没停,曲筱绡没劲地把手机给扔了。连手机都不给她发泄寂寞排解苦痛,留着还有什么用,不如卖了买猫粮。

曲筱绡抓着脑袋想起些事,顿时大叫。

家里一堆猫全被赵医生分批送往曲家了。

曲筱绡仰天大长啸。曲小五扑在怀里的感觉多么舒服,毛皮又顺又滑,夏天的时候可调戏,冬天的时候可暖被窝。而现在,也没喵呜的叫声能陪她解闷,睡个觉也不一定有周公来赏脸。

门外忽然一声闷响,曲筱绡竖起耳朵听,下一秒就从沙发上爬起来冲出2203。

“安迪!”

安迪一手提着垃圾袋,看见曲筱绡从那头冲来。她本来想躲开,但是又记起赵医生和她说过的话,只能硬生生接下曲筱绡的冲击力。

看着曲筱绡的步伐,她有些紧张,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赵医生打电话。曲筱绡不明所以,抱着安迪问:“为什么我冲出来你都不抱抱我,是不是又要打电话给小包总投诉。我和你说,包总的行程我都知道,他今天不在上海,你投诉了也只能和我待在一起。他呀,没份。”

安迪对她的话不予置理,等电话传出一声“喂”的时候,曲筱绡开始怂了。

“喂,是赵医生吗,”安迪看了一眼妖精,继续说:“刚才小曲从2203跑到我这边来,我怕她剧烈运动影响到胎儿,需要送到你那边去吗?”

曲筱绡小心翼翼地踮脚听。果然,赵医生好像有点发脾气。

“那好,我先送她过去。”安迪挂了电话,只见曲筱绡抓着她的束腰带在卖可怜,“安迪,我要是有事肯定现在痛得叫出来了,哪里还用跑去医院。”

安迪依然不予置理,扔完垃圾关好2201房门,又替曲筱绡把回家的大门关上,把着她的肩膀就进了电梯。

“安迪.....”

安迪握着方向盘,说:“你真的很大胆,难道不知道事情分轻重吗?孕期没有过三个月的孕妇不能剧烈运动,这个赵医生应该有和你说过。”

曲筱绡缩着脑袋:“我一个人在家里好闷,听到你关门的声音就冲出来了。我没有要想害这个孩子,真的没有。”

安迪把车从大道上拐进六院,台阶上有赵医生的身影:“你的心理和行为恰恰相反,这个解释说给我听也没有用,你还是和赵医生说吧。”

车渐渐停下。曲筱绡慢吞吞开了车门,赵医生过来接应,扶着她肩膀上下打量一遍: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曲筱绡摇头。

赵医生脸色不太好看,和安迪道了谢就带曲筱绡去妇产科。

科室门前“男士勿进”的大牌子明晃晃在那摆着,曲筱绡自己拿了挂号单挪步进去。和女医生说明缘由之后就被安排一大堆检查,直到最后医生说:“虽然孩子没什么大问题,但是以后还是一定要注意,不能再做剧烈运动。”

曲筱绡松了口气,算是交差。

可到了赵医生面前,她又提上那口子气:“我千叮咛万嘱咐你不要做剧烈运动,你怎么就这么固执?要是你和孩子真出什么事,我该怎么向你爸妈和我爸妈交代?”

赵医生板脸的模样最让曲筱绡害怕,她鼻子有点酸:“我....我忘了...你别这样....”

赵医生看她的模样,和当初她爸妈要闹离婚时的恐惧神情一致,少不得心中一软:“我说过要养你,现在也包括我们的孩子。孩子开不得玩笑,我不希望你们都出事,知道吗。”

曲筱绡在他那句“我养你”说出口的时候掉下泪来,吸了鼻涕点点头,结果赵医生搂她入怀时又哭得一塌糊涂。

晚上。

赵医生把曲筱绡哄睡了,自己又偷偷爬起来。

开灯,动笔。





今天蛐蛐进食状态良好,只是不喜欢吃酸奶浇水果了,大概是呕吐反应要开始了吧。

晚上翻了杨绛先生的书,里面有一句很触及人心:我们一生坎坷,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,但老病相催,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。

应该要侥幸,我们还没到走至尽头的那天时就已经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,尽管一切看起来还未越过坎坷,但是还算圆满。

蛐蛐还像个孩子,可她的身上又还有另一个孩子,实是叫人担心。

孩子,蛐蛐很喜欢孩子。今天下午陪她去小区闲逛,恰好碰到楼下不久刚新晋为祖辈一代的老阿姨在抱着新孙子散步,蛐蛐去看了,说那孩子很可爱。

那我俩的孩子呢。是像她,还是像我。

不过不管像谁,孩子都是好看的。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.15